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中国家书》:“中西药战”在归真堂打响 打印此页

《中国家书》:“中西药战”在归真堂打响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2012-3-21

 

“中西药战”在归真堂打响

(中国家书之三)

一清

 

《中国家书》这是第三封了,这一封信的收件人是我善良的中国公民,当然也包括那些不见得一定在维护公民权利方面有多少作为却在为动物福利操心流泪甚至愤怒的政协委员、知名画家、作家们,还包括那“深情地送别最后一只黑熊”的文艺范们,因为他们不知今夕何夕,不知中国与西方某些势力的战争已经打响,而他们还在为打上山门的异邦势力摇旗呐喊,鼓劲助威。

我还想将这封信烦请央视的某些编导收读,因为他们315节目“打假”后,接下来就是可着劲儿“打真”,他们不惜迎合某些西方势力,极力的要将中药业否定个精光,不惜以《见闻》和《苦涩的熊胆》两期节目诱导医学工作者说出中国熊胆粉不行的话来,有不将以归真堂为代表的中国药企送上绝路决不罢休的死嗑劲。

战争的形态有多种,从冷兵器时代过来的人类知道了剌刀见红的血腥,便有了后来的杀人不见血的毒气战和杀人不见人的远程定点清除。当华尔街的骗子们在不知不觉中将肮脏的手伸向了世界各国银行,并绑架政府对万里之遥的一个又一个国家发动战争时,战争是什么以及战争的往常定义都已变得模糊不清,特别是加上一些“颜色”后,战争的性质以及参战者各方谁敌谁友都不再壁垒分明。

现代战争的罪恶都掩盖在华丽的普世价值即人权高于主权外衣下。独有这一次中西药战,普世到了兽权高于人权的地步,而唯其这口号的新颖、剌激与血腥,就像斗兽场上的公牛见了红布,使得国内的一些“公知”们打了鸡血一般的亢奋。这就是我写本封信的原因。

(一)

中国福建有个惠安,是个有些偏远的小县。上个世纪有一电影叫《惠安女》,让人们记下了惠安女的勤劳、孝顺与温良,记住了她们默默隐忍着的那份生活苦涩。当地有个叫舒婷的女诗人曾这样写过惠安女:浪花无边无际 / 天生不爱倾诉苦难 / 并非苦难已经永远绝迹。当洞箫和琵琶在晚照中 / 唤醒普遍的忧伤 / 你把头巾一角轻轻咬在嘴里……

惠安女的苦难真的没有绝迹,一个叫邱淑花的惠安女,荜路褴褛三十年,一分钱一分钱积累,一步一个脚印地打拼,终至于2000年时注册成立并成就了今天的“归真堂”。这些年来,归真堂以一个负责任的主体,向国家上交了数千万的税收,也安排了一批又一批的就业者,今天的归真堂一切都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法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上创造、交税、安排就业、发展和壮大的。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企业,他们,在中国的国土上,在中国的国家法律保护下,突如而来,遭遇了一场不知来自何方的围攻。这些围攻者中,不仅有说英语的、意大利语的,还有操香港腔调的、甚至说着标准普通话的,还有的是来自著名TV节目主持人,甚至有这代表那代表身份的。当然,更多的还是那些“普持者”。普世价值自慰器持有者大都有这样的一个嗜好,喜欢站在道德的高位,即便是虚拟的所谓动物道德高位,也要抢拔头筹。所以,一个与动物养殖有关的归真堂演场,就自然成了人兽道德高位上的滑稽表演秀区。

惠安女何曾见过这般阵式,她哪里知道,这不是一场谁对谁的围攻,而是一场生死的杀伐。正如接受央视采访时超然淡定的亚洲动物基金会(AAF,下以此简称相代)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所说,“我们从来不针对某个企业”。是的,他们只针对一个国家,这是一场奔中国而来的有计划的行动,是一场将要拉开大幕的商业战争——中西药战!

可怜惠安女邱淑花还蒙在鼓里。当笔者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像祥林嫂一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只知道外面没有狼”般的叙述。是啊,风平浪静的,她就老老实实地在山的这边海的这边养着黑熊,一切都是按国家的标准与法规,由于对所养黑熊的极端爱护,因而被当地称之为“熊妈妈”。熊妈妈有一天就突然不是熊妈妈了,成熊杀手熊仇家了。一夜之间,媒体把她变成了一个怆害黑熊的超级恶魔,是她给熊戴上了铁马夹,是她残忍地将熊按在地上,活熊取胆,让熊全身长满毒瘤……满脸风霜的这位惠安女,她不知道招谁惹谁了。面对着突降的险恶,出现在央视上的她,只有一个劲地哭痛哭。在风波历经月余后,她还是只有哭,这中间的苦涩有几人愿意知晓?不知泉州的那位诗人舒婷还在当地么?当凶险泰山压顶般向这位惠安女和她的企业袭来时,年老的惠安女无法再“把头巾一角轻轻地咬在嘴里”,她的泪只有往肚子里流,因为她无法相信,她的国家,她的国家的法律,为什么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不能保护她?

伤害她的是谁呢?

惠安女邱淑花有过敌人吗?没有啊,一个在山海边养熊的老太,她能有什么敌人呢?她虽非杏林之人,不能悬壶济世,但她兢兢业业,养熊取汁,生产着抵御病毒的药剂偏方,为人解除病厄痛苦,这是多大的善啊!如果有敌人,那一定是与善为敌的人。

邱淑花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有一批被叫做“公知”的人出现了,他们可能是新闻记者,也可能不是。他们端着国家的饭碗,拿着国家的薪禄,干的却是传递普世价值自慰器的大事。举凡这类人,大都有强烈的道德高位占领欲望,他们总喜欢站在不但是人类的道德高位上,而且还站在兽类的道德高位上,因此,对他们的理解总得有穿越于人与兽的话语交汇对接能力才行。比如一家叫《○○晨报》的地方小报,楞是要把自己弄得跟有全国影响似的,也提了个录相机参观了归真堂的开放日,这当然没有错,但在录不到他们想看到的“活熊取胆”的痛苦与惨烈后,他们便在剪接出的片断镜头前加上了一段熊痛苦嗷叫的声音,让人听之毛骨耸然。那么这段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们翻捡了一下,这声音出自公知大佬柴静做的那个《送别黑熊弗兰西》第160-12秒。文艺女青年们弄出的《送别黑熊弗兰西》里的那个声音出自哪一年的熊声,我们这里暂不溯远了。只是想,有这么多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人士参加的“归真堂开放日”,《 ○○晨报》都敢造假,由此可以想到,这些呼吁人要向动物谢罪的公知们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呢?所以,惠安女邱淑花便是哭干了眼泪,估计也无力制止人们对于中国制药业的攻击的,正像那个亚洲动物基金会张小海所说的,“我们不是针对某个企业”,人家沸沸然而来,针对的是整个中国的中药事业。

(二)

中西药战为何在归真堂打响?全国的养熊场有68家之多,为何独选归真堂?

四个字,“太认真了”!归真堂的所有错误甚至罪责就是做得太认真了,认真得让配合着西药进攻中国药业的中国“公知”和带路党们都找不到下蛆蛋的地方。在这一轮对中国养熊业的“血泪控诉”中,文艺范张越女士可谓浑身解数使尽,包括一抹抹的眼泪毫不吝啬地抹,包括张家敲门李家留条般签名求助,终于获得七十二贤的泣血支持(有关这些人是在什么情况下签名的,请看《72名知名人士联名上书是怎么产生的》)。归真堂上市,张越满嘴跑火车,“我用三个理由就可以制止他们上市”。央视到底怎么啦?怎么都是些口若悬河的主?当然张越是不必来归真堂的,因为这位“抹泪姐”已经认定,中国的养熊企业,只要是做得好的,就一定是“经过掩饰的假象,这些事情的真相是极其残酷”的,这就是张越对归真堂的全部判定,也是对中国养熊制药业的全部判定。归真堂的认真让包括张小海这样的“淡定哥”在面对着央视采访时也只得言顾左右而言他。归真堂所呈现的情况,亚洲动物基金会似也无可置喙。但这并不影响“抹泪姐”和“淡定哥”们对整个中国养熊业的整体描述:即中国的养熊制药业是一残忍的、比兽道更兽道的罪恶行业,以动物为原材入药的中药是一个必须废止的行业。抹泪姐特别庄重地说过,要让中国企业“慢慢萎缩下去”“关一家少一家”。所以,抹泪姐不愿意去归真堂看上一眼,因为她并不待见中国养熊业对于熊福利的保护,也不在乎熊这个种群在地球上的存与毁,她要的就只是证明他们所定义的“活熊取胆”是如何残酷的材料,从而达到逼迫政府放弃这种中药生产的结果。

这就是“中西药战”打响的必然理由。

这是一场没有边界的战争,是一场敌友难分的战争,是一场将人的权利与兽的权利纠合在一起的、以善良和生命权平等的名义裹挟中国善良民众而发起的一场商业战争。战争的第一目的是西方世界独占有关动物福利的话语权高地,从而决定中国的中草药定价权;第二目的是,宣扬人权大于主权,动物权利与人权对等,而动物无国籍之分,因而动物的保护组织有超越国界执法的权力。

中国的带路党啊,你们就使劲地作吧!

 

(三)

行走在归真堂干净的熊场,反复地看反复地想反复地问,终归明白了归真堂何以成为演武场的道理:因为归真堂的动物福利保护和先进的引流技术以及希望借力于资本市场的先进理念,让药战的发动者和中国的带路党们如芒在背如骨在喉。商战的原则是,痛打你的王牌,羞辱你的价值观,妖魔化你的一切……

那么,涛天巨浪的归真堂所谓“活熊取胆”引起全国甚至全球性的关注,风源始于何时?又是一些什么人鼓捣撺掇其事呢?

这里,有几个主要的人物得请出来晒一晒:

第一个将要登场的是:谢罗便臣Jill ROBINSON(英国国籍),这是位一直在中国境内收集黑熊老照片的外籍人士。不幸的事,曾担任《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秘书长的尤金.拉波因特曾在所著《关爱地球野生资源》中对这位英籍女士所执掌的AAF有过揭露,认为该类的组织只是采取令人沮丧的、震惊的图像为筹资服务,而且,惯于采用几十前年的老照片。比如网上所流传的抹黑中国的养熊业的那些熊系列照片就拍摄自1993年。所以,早在2006年,中国国新办发言人就明确指出,“部分组织或者个人仍然沿用过去的或非法的个案照片和录相渲染中国的‘养熊取胆’现状,这是对现实的歪曲,并明显为筹集资金误导捐赠人的倾向”。

归真堂风波民众所见到的那些残忍的照片,与归真堂历史和现在都没有任何关联。谢罗便臣一次也没有到过归真堂。

第二个人物是AAF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

这是位至今在使用“老照片”说故事的人物,有关他的介绍,至少百度上找不到,是哪儿国籍身份不明。但长着个标准的国人的脸,具有超淡定的说活能力。在接受央视采访和人民网微访谈时,他强调的是“我们不针对某个企业”。在媒体揭露亚洲动物基金会接受欧洲药企的捐款后,张小海第一次有些不太淡定,急于否定。归真堂风波陡起前后,他从来就没到过归真堂。

第三个人物是位叫白一鹏的人,入了美籍。其人的百度介绍是:长期致力于说服亚洲各国取缔黑熊取胆汁产业。但这一位自称是资本市场人的“表现”让资本市场的人们见识了笑话般“收购”的荒唐:白宣称筹措了1.2亿元资金,计划对归真堂股权进行收购,并正式发函给归真堂及其部分股东。说收购是要“阻止归真堂的上市计划”。如果白先生哪怕读过一本会计学书也不会现眼到如此程度:你至少得让人相信你的1.2亿元资金在哪里吧?否则你谈什么收购?你的“发函”什么时候发给了谁?白先生只知道表演,一次也没有来过归真堂,但他强调说,来过的,来过的。

似乎不必举得太多了,归真堂成了个秀场,谁都想秀一把,怀揣着各自的利益,却装得冠冕堂皇。比如白氏一鹏者这种“归真堂概念”稍玩了一把,就一刻钟也不耽误地更新到了百度介绍里了,真是收获了履历收获了经验收获了人气,无本卖买啊!

不必再举了,抹泪姐张越没有来过,做《送别黑熊弗兰西》的柴静没来过,72位签字要求阻止归真堂上市的人一个也没有来过!!

现在条件下的战争好打啊,用一个“基金会”的名义,编出一个动人的故事,再涂抹上三滴五滴的眼泪,就可以立即收编一支强大的同盟军,虽然这支同盟军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战,但是他们出战了,他们在帮着他人数钱,他们快乐着。

(四)

中西药战的总攻玄机选择于2012年龙年之春,倒不是西方世界的预言于这一年的灾难与毁灭,而是眼见得以归真堂为代表的中国制约企业按照中国的相关法律要求,合理依法和保护性地取用熊胆汁作为药用资源,已经起得了突破性技术进展,并造福于中国人,特别是这种药物将有实证证明与SARS、癌症病的攻克有着极大关系。那些国外药业沉不住了,必然置中国的药企于死地不可。而那些以保护动物福利为借口的所谓“亚洲动物基金”眼见得便要失去敛钱的机会,这才是他们发动这一次以“善良”为名义的对中国中药业的全方位攻击的机会时刻。反正AAF收集的那些老照片可以反复使用,反正你现在依照中国法律所改善了的熊福利我们不看不评,“只评过去,不看现在”,你奈我何?况且有那么多的善良的中国人相信我们的老照片,所以,AAF认为时机到了,这才吹响了进攻战的集合号,这才有了包括媒体轰炸、抹泪煽情、愤怒声讨、水军上阵的网络时代商战呈现。

所有这些,偏寓于东海与南海交汇处,忙于动物福利改善、忙于中药生产以造福于人类的惠安女邱淑花又何曾会有了闻?说个不该说的话,你就是把这些熊们按照“抹泪姐”们的要求,天天让它们谈情说爱,天天让它们集中在一起开座谈会倾诉人类的罪恶,并制成让所有的兽类都像抹泪姐一样流着热泪的YV节目在全球包括兽界播放,恐怕你的原罪也不能豁免。不因别的,只因你生产的是能解救中国人病痛的中药,是特效药,是以德国、意大利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熊胆仿制品——熊去氧胆酸(UDCA)的天敌。所以,你必须死!因为这就是你的原罪!!

AAF的谢罗便臣女士和她在中国找到的一些代言人一直在善良的中国公众中宣扬一个“普世”道理:即取熊胆,熊是要受痛的,让熊受痛了,就是不人道(兽道)。那么,什么是符合他们的“人兽道”标准的东西呢?那就是取其他的动物,如牛、羊、鹅、猪的胆汁,用来制造出一种叫“熊去氧胆酸”类的物质,以替代熊胆汁。而这样的物质,已经由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生产出来了,而且进入到了中国的药品采购推荐单里。至于中国的真熊胆制品,谢罗便臣在腾讯网上耸人听闻地说“含有癌细胞”。 

英国的谢罗便臣和中国的抹泪姐以及他们的伙伴们有组织有计划地哭泣黑熊的不幸,原来不过是两个目的:一、把黑熊的痛苦移到牛、羊一类的“老实”、“温顺”动物身上去;二、把德国、意大利的替代品引到中国的医保系统里来;三、用中国的网络与中国的TV定做中国的熊胆制品是可以致癌的。

当然,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将中国的中药全部驱赶出中国的医保系统之外去,并在全球彻底消失。这就是这场中西药战的终极目的。

在对中国的中药仇视方面,比谢罗便臣做得走得更远的是“抹泪女”,她真的是很“感人”,她的眼泪可以为动物畅快地流,但她的仇恨只对中国药企而发,在凤凰网做的一个视频节目里,抹泪姐的认定理由真是让人英国、意大利的药企不得不感动得也跟着“流泪”,抹泪姐果断地认定:归真堂的药“好多是自费的”“不纳入公费医疗”,所以,归真堂的药不是药,归真堂必须关闭。

据最近查证,谢罗便臣的那个AAF与当前全世界合成人工熊胆成功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意大利颇有渊源:不仅在该两国设有办事处,还曾接受德国福克药厂的捐赠。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捐款数就占该基金全年总获捐数的27.96%。谢罗便臣女士使尽浑身解数为德国和意大利的药企说项,这自然就可以理解,毕竟拿了人家的钱,得为人家办事。不知好流泪的“抹泪姐”可曾拿过人家的好处?我相信她是高尚的人,对黑熊的痛苦与恋爱都关心得如同自己姐妹一样的人,能不高尚吗?伊人的高尚处在于,同情黑熊而宁愿将胆汁的取用放到牛羊一类温顺动物身上,欢呼德国和意大利药企进入中国的医保系统而强力阻止中国的中药企业上市、执着地期待中药企业垮台并最终彻底全行业关闭。我想弱弱地问一声抹泪姐张越女士:你普世了,人家普世了吗?你“普熊”了,牛羊们怎么办?

(五)

这里,不得不说说AAF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文,该基金会在其官方网站繁体版中,披露了有关200512月,在该基金英国董事直接推动下,通过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的“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明确的姿态,设置终止养熊业时间表。仅此一项就十分清楚了,由英国人谢罗便臣在香港注册的这个“基金”背后是谁,他们所欲何为?联想到全球性的对于中国中药业的围攻与“概不承认”,以保护动物为名的这场的商业大战,其打响是必然的了。

国内的公知们多是一幅慈悲情怀,他们的参战,不知出于何等心肠,但有一点那是铁定的,即使没有看到黑熊被虐待也要坚定地相信黑熊是受虐待了的。这跟“轮子”们的德好有一拼。他们在参观完归真堂的现场,实在找不出谢罗便臣和抹泪姐们所张扬的那种惨烈痛苦后,他们仍然坚持“熊不舒服”论。我这里愿意将“归真堂开放日”某网站发表的视频链接发给读者诸君看一下(http://video.sina.com.cn/p/news/c/v/2012-02-25/125761676351.html?opsubject_id=finance-3467),这里有两个人物,一位是某动物组织的年轻小姐,该小姐实在是找不出归真堂有值得批评内容了,便说:“引流针在插入它的肚下的时候,因为我是蹲着看的,熊的身体有抽动,因为它有停下进食,然后过了一会,胆汁出来了以后,它才开始进食。”这位小姐真是可爱得很,瞬间的变化被她看得真真切切,而且凭白地说熊在那一刹那停止了进食。但她终归不敢说熊在咆哮,在痛苦地抽搐,熊如何愤怒地以头撞墙。估计这一定让谢罗便臣和抹泪姐们失望。正是因为熊让这帮“爱心人士”失望了,而又找不出话题,所以,参观者中又有人在网上写文章直接否定爱心小姐的“熊身体有抽动”,而是说,熊之所以没有咆哮,一定是在进食的时候打了麻药。这让我们想起美国在中东几场战争的理由:认定你在制造核武器,战争打完了,没有找到,美国便说,现在没有找到,不代表将来找不到。发生在归真堂的商战,用的就是西方国家这样的战争理论,只相信自己假定的,不必相信眼前的。正像抹泪姐所说:我们为什么要去看,我们看到的,一定是他们掩盖了的。这份霸道与霸气真让人服气!这上面所提到的那段视频里,爱心小姐话音一结束,又有一位光头男开始了作秀:他突然脱掉外衣,显露出早已穿之于内的写有“我替人类向动物谢罪”的T裇衫,向熊圈跪下:“这些熊为了人类,为了我们,受到了伤害,我们应该向他谢罪,向他们忏悔。”不知道是谁委托他代表人类向熊们下跪谢罪的。按照他所张扬的因为人类取用过熊的胆汁而是一种犯罪的高论,其实应该让这位作秀男永远跪在那里,因为他吃过不少的动物,包括鸡呀鱼呀牛肉羊啥的,他还一定踩死过非常多的蚂蚁拍打死过无数只蟑螂消灭过不可计数的蚊子苍蝇,他应该永远地跪在动物的面前,谢罪不止。

人都“高尚”到这程度了,中西药战胜负如何,真让人揑一把汗。

(六)

熊胆入药,在中国已经有了很长的历史了。从汉代到清代的660种中医药学典籍中,有366部著作记载了熊胆的功效应用及方剂配伍,含有8万多个传统方剂,可以说覆盖了心脏、眼目、痔瘘、疮毒各个门类的医疗用药。现代临床应用研究表明,对肝胆疾病、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眼科疾病、皮肤病症、以及其他如骨折、烧伤等外科疾病都有着良好药效。因此,中药是少不了熊胆汁制品的。正因如此,说中国的熊不受保护且受虐等,至少从成本的角度是站不住脚的。相反,中国政府对于动物福利保护问题是非常重视的,1988年即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这些年来,中国政府对于野生动物种群的保护,是世界共知的。中国也一直在从事着熊胆替代品的研究,从未止步过。人工熊胆能不能取代天然熊胆,这是需要大量的科学论证才能做出结论的。不能因为德国和意大利生产出了所谓熊胆替代品就放弃中国的熊胆原品制药市场,况且他们的毒副作用还需要有一个相当长的临床检验,对于中国人民的健康监护,永远是中国政府不可侵犯的国家权利,不可以任意送给别人。况且,关于“人工熊胆”(UDCA)即“熊去氧胆酸”的化学合成,目前仍是以动物胆酸为原料(难道其他动物的胆汁就不是胆汁?),但即使如此,“这些方法中存在着反应操作不便、反应试剂昂贵、步骤多、分离困难、收率低等问题”(《亚太传统医药 熊去胆酸化学合成进展》)。就药理作用而言,与引流胆熊胆相较,UDCA不具备“心脏、胃肠双向调节、镇静、镇痛、镇咳、抗炎、免疫抑制作用、抗病原理作用、抗疲劳、恢复体力等作用”(张保国等主编《动物学》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正因如此,国内暂时并没有批准熊胆替代品药物上市,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司长张伟告诉公众,人工替代品能否达到天然品的水平,需要有更多的专家、更多的科学论证才能得出结论。不能为了找到一个替代品就要求药监局批准一个达不到要求的东西,这是中国政府的管理部门所不能做的事,应该说,这样的态度是科学的,是应该得到世界医学界肯定的。也正如此,中国的养熊业一直是存在着的,在改善动物的福利的同时,通过技术的提升,养熊取胆汁基本做到无痛苦的情况下,也保证了种群数量的增多,这是对国家二类保护动物最好的保护。另据《国家基本药物实用指南》指出,人工熊胆药物与熊胆比,“不易吸收、降解,并可见恶心、呕吐、腹泄、皮质瘙痒、心动过速等不良反应”。而正是这样的进入了中国医保系统的所谓“替代品药物” 熊去氧胆酸(UDCA),仅含250毫克的人工制品,在中国的售价竟达每盒335元,这就是亚洲动物基金和他的投资人欧洲国家要动用大力气围剿中国并发动中西药战的原因所在。

(七)

这封“家书”写得有点儿长了,对于那些代表人类要向黑熊下跪认罪的秀哥秀姐,我想还多说上几句,人的权力是不能由动物主宰的,这个常识性的东西,希望你们把自己与黑熊还是区分一下的好,便是你愿意与黑熊一类的猛兽和平相处并称兄道弟、下跪忏拜,这是你的权力,但你没有权力代表人类。同时我相信你也断无钻到熊圈里下跪的勇气。因为你认熊为平等的生物,而熊未见得认你这门亲事,不信你可以试试。我这里还有一个数据,估计是你不大想听到的。现在,中国境里的野外黑熊有4万多头,他们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人去引流取胆汁,这应该是国家养殖政策所带来的对黑熊种群有效保护的最大成果,靠了你们AAF那帮人“抢救”,怕莫永远只会在作秀的层面上忽悠,而真正的黑熊将在你们的作秀声中一一告别,就像你们的《送别黑熊弗兰西》煽情节目所展示的一样,最终还是你们通过毒药注射,结束了那头熊的生命,你们称之为“安乐死”?以你们的观点,黑熊同意了吗?黑熊授权你们给它打针下药了吗?刚才说到在中国境内就有4万头野生黑熊,这些野生动物毕竟是野生动物,它们经常出来肇事毁坏庄稼、伤人,甚至伤人致死。仅以云南省临沧市永德一个县区,2001年至2005年五年间黑熊肇事造成的人身伤害就达22人,其中死亡2人,致殘6人,受伤害者大多失去了劳动能力。国家为此付出的损害赔偿也是相当巨大的。这里的数据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域,全国野生黑熊的主育区在东北辽吉黑地区,完全统计下来,这个数据是惊人的。而你们所信奉并为之奔走效劳的AAF这些年来到底统计出了多少因人的因素死亡的黑熊数字?为什么一直坚持用不知来自何处何时的老片和视频来说事来煽情?我这里也想特别提醒一下“抹泪女”张越女士,善良是个好品德,对动物的苦难都能流泪,为何面对着因黑熊伤害而导致死亡的你的同类——人,却不见你的泪水有半滴的抛洒,倒要不惜以造谣的方式去强力阻止一个造福于中国人健康权的企业上市?你说仅以“三条理由”就可以达到阻止人家上市的目的,请你回头看一下你的那所谓三条理由,有一条是可以站得住脚的吗?至于你靠忽悠凑上的72位贤人的签字,他们迟早会认识到你在做什么,在为谁做什么的。你认定归真堂的药是没有进医保系统的,是自费药,因而就决然地认定其是“奢侈礼品”,我估计这样的结论熊是做不出来的,因为熊胆小!

(八)

据新近披露的资料,AAF也决非那么纯净,一个以担保公司名义注册的所谓动物基金会,从它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带上了天然的欺骗毒素。据熟知香港公司注册的相关人士提醒,以担保公司的名义接受募捐,是有意规避监管。当然说他们是回避监管是不对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监管,据《21世纪经济报导》披露,虽然AAF一直声明自己与德国、意大利的两家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没有任何关联,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在“2009年,该公司曾免费一次性赠与价值1000欧元的兽医药品。”AAF只承认2010年的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但那是德国与意大利国家的,不是那两家制药企业的。

要说,亚洲动物基金会真是把自己摘得很清楚,但他们忘记了一条,以担保公司名义注册的有限公司来从事AAF的业务,原本是不需要监管的,所以,德国和意大利两国偏偏就援助了这个AAF,德国和意大利两国偏偏又是目前世界上可以人工合成熊胆的国家。而中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又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而偏偏这两者又分别为德国福克药厂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其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适应症为:胆固醇性胆结石;原发性胆汁淤积性肝硬变,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胆汁返流性胃炎……

这罪恶的不宣而战的商战!善良的国人啊,捍卫我们的国家吧!

 

附:

中国家书之一:给香港社会的一封信

中国家书之二:雷锋,是中国人心中的一尊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