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香港慈善:龚如心的生前愿望会落空吗? 打印此页

香港慈善:龚如心的生前愿望会落空吗?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2012-5-28

 

香港慈善:龚如心的生前愿望会落空吗?

一清

 

最近,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瑞麟向媒体回应援建绵阳紫荆民族中学被拆一事很给力。在了解到捐建学校被当地政府拆掉后他强调,港方将收回援建学校的200万港元。此语一出,大陆与香港两地民众都感到内心一震,还真碰上个较真的主儿了,并爆发出支持的掌声:撤回慈善款,让那些在各种灾难面前接受慈善捐赠的单位与人个也长点记性,任何一笔慈善款的走向,都将会有人盯着,慈善款的使用要对得起捐赠人,不可以随意使用,更不得另有他谋。

由港府的较真劲,又想到了轰动两岸三地甚至全球华人社会的龚如心遗产纠纷案。

龚如心的千亿慈善遗产,经过了从2007年始的漫长诉讼,终于20111024日,由香港终审法院判决,落袋于华懋慈善基金。在获胜的当天,龚如心之弟龚仁心感言:“天地有正气”啊。是的,正是这天地正气,才由华懋慈善基金赢得了这场官司,而没有将龚如心生前的这笔千亿慈善资产被神棍律师陈振聪给弄走。

按说,龚如心的胞弟龚仁心就得认真履行其姐、也是全港甚至全球华人的“慈善愿望”了,比如说将这笔巨款认真地按照遗嘱精神,用于造福于华人社会的慈善项目上,包括设立类似于诺贝尔奖项的旨在鼓励华人奋斗的奖励项目。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港人及华人社会非但没有听到这笔慈善款的善意使用新闻,倒不时闻之于耳的却是有着几分诡异的声音:

据《文汇报》网2012121日报导,就在华人社会春节的头一天,华懋慈善基金新掌门人龚仁心接受了《iMANEY》周刊訪問,面对媒体,龔仁心侃侃而谈,说出了他对未来華懋发展的打算。龚明确表示,要改变华懋集团遗产授予人即其姐龚如心既有的经营管理方法,“加快賣樓”,以求获得华懋的发展,“走时尚路线”。同时,为了获得社会对他新的“时尚路线”的道义认可,龚仁心高调说出自己在华懋慈善基金每月只拿100元的薪酬这样的惊天“大事”。

       

如果真是这样取酬,这当然好,表明龚仁心慎用其姐遗留于世的慈善资产。但是善良的人们不久就发现,龚仁心是否只取了100元为酬无以确证,但是他改组了华懋集团管治委员会及理事会,其有7位成员的理事会,龚家独占了5位,分别是其妹龚仁心、龚中心 龚因心及儿子龚飆、龚皓(太子接班人)等。龚家的这些人都是在100元的后面,一律地加上了个“万”字。我不知道在香港100万年薪这个数量是高是低,但从龚仁心“100元薪酬秀”来看,后面加上个“万”字,3位数就成了7位数了。而他的夫人却不只是加个“万”字,还得在此基础上乘以个5,即薪酬500万。只是想到龚仁心这样做有一点是够麻烦的,全家人都领了这个数字的年薪,回家后怎样再次统一分配呢?夫人的500万好说,其几位妹妹的各100万,是否都归真所有而与龚仁心没有一点关系呢?否则,龚仁心这位掌门人心里如何甘愿自己100元而其妹100万元呢?

当然了,如果这笔千亿资产确实只是其姐遗交给弟弟掌管的的个人资产与慈善没有关联,兄妹几个爱怎么花怎么花,没有人会说三道四。但是,龚如心生前可是有遗嘱的。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不妨将龚如心的遗嘱引之于后:

我,龚如心立下遗嘱如下:

一、“华懋准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是我与我先生王德辉共同创立。我所有财产于我离世之后全部拨归“华懋慈善基金有限公司”。

二、“华懋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在我离世之后,希望交托由联合国秘书长、中国政府总理和香港特区政府首长组成的管理机构监管,并在此监管下,“华懋慈善基金有限公司”除必须继续自创立以来所进行的各项目,使其不断发展,还要继续达到设立中国的类似诺贝尔奖的具有世界性意义奖金和基金的目的。

遗嘱还有第三点、第四点,分别是嘱咐要在“监管”下做大业务、要照顾好王氏家族的亲人及员工。

从上面的内容可见,龚如心女士遗嘱的内容及精髓。正像20111024日官司胜诉后龚仁心所认识到的,姐“的遗嘱与龚家关系,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家人。”(语出《iMANEY》周刊《独家专访华懋集团主席龚仁心》)

 

在龚仁心先生成为华懋慈善基金新的掌门人后,龚做了一件很令人吃惊的事,可能是因为遗嘱中有“在我离世之后,希望交托由联合国秘书长、中国政府总理和香港特区政府首长组成的管理机构监管”一句,龚于中国人的春节之日前,突然外交手段地发布了一个新闻,说是这笔基金已经获得了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关注与支持,给人的印象是,遗嘱中的关键一条“监管”已经在国家最高层面的监管中了。为此,接受采访的龚仁心或者是采访龚的杂志还发布了一张国家某领导人的照片。经查,这张照片与龚仁心所提到的事情没有任何关联,且在香港赴京的几次代表团中,并无华懋慈善与国家领导人单独会见的任何安排,甚至连名赴京名单中,都没有过龚氏家族的记录,这样的不诚信发布,很难让人相信其在慈善基金管理方面会有诚信的作为。这一点,我们真诚地提请龚氏家人,“天地有正气”,慈善之事,需要有慈善之人行之,千万不要做出花里胡哨的事来。

好在,香港近期有大量文章在关注着这笔千亿慈善款的管理问题,除《东方日报》发有《龚如心千亿遗产落谁家》的文章表示质疑外,还有《明报》、《信报》、《星岛日报》等各大媒体关注其事,律政司亦促请釐清龚如心遗嘱承接人、管理人等事宜,可见,龚如心生前的慈善遗产,是不会任由某些人的人事安排而改变的。

因此,作为龚如心巨大慈善遗产的关注者,我这里弱弱地问一声:龚如心女士生前的愿望会落空吗?

希望香港社会能予以足够的关注,希望香港政府给以严格督促,这样,龚如心女士的在天之灵才会安寝,其生前愿望才会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