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一清作序:冰笛的哭泣都是优雅的 打印此页

一清作序:冰笛的哭泣都是优雅的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2011-9-1

 

冰笛的哭泣都是优雅的

一清

 

虎年盘点的趣事之一就是应邀为他人新著作序。在打小的记忆里,为人书序,怎么着也得与人水平齐平才行,不知道怎么到了今下的时世里,这个记忆中的标准不太管用了。我且一边笑闹一边胡侃乱劈柴地为人“序”来“序”去的,一点儿也不为难。而人家大都说好啊好啊要的就这胡抡的感觉。我也就惭惭的不知道什么是“感觉”了。大概是人们看多了正儿八经夸人如何术有专工之类的东西太多了,腻了烦了,一如城里的人看了些农家柴火烧出来的大锅饭再加上地米菜黄花梗,便觉出倍儿好来一般。

听说冰笛要出书,傻眼了。想主动请缨问人家缺不缺写序的人终归又放下了电话,当确认“不介意五大爷作序”(五大爷是冰同志网上称呼一清的专称,属敬语)时,竟有了一种欣喜的感觉。敢情免费写作还有这样收获满仓的喜悦,一定是中了“冰”毒了。

      

是的,五大爷一清同志一直是冰同志雅文的粉丝。

记得认识作者还是2006年的事,我们几乎同时在杭州的企业博客网上开博。那个时候,冰笛的每一篇文章上来,都是我们一群粗人们极盼望的事。她写过很多很多情感类的小文章,那些文字组合在冰笛的笔下,一个接一个的,鲜活得像冰雪世界和梦幻之乡走来的神女,用什么样的话形容它的灵动与高雅都不算为过。记得她是写过外祖父的,她记忆中的外祖父曾经飘过的衣襟,曾是何样地让她目送时空苍狗流连不已。又记得她是写过江南之梦的,那样似梦非梦的意境,于我等怕是一次也不曾出现过的,总是感到生活于冰笛的特惠:“灰的墙,浅黑的树影,深黑的瓦,灰白的水色,就那么远远近近深深浅浅地浓淡着,静默成了层次模糊的水墨画。长长的回廊,沿着长长的河岸一路蜿蜒舒展着,也许是向着悠远的从前,也许是向着欲望的明天”……“梦”的迷人,再加上“夜”幽雅,在很多时候,构成了冰笛文字特有的美魅。我几乎能背下她的《夜凉如水》,该文所呈现的细腻感觉,仿佛伸手一掬,便可以从空中渗染一身一手的夜之凉“水”,让你的心拉弦般闪出瞬息的悸颤,有如鬓丝痒颊,又似柳絮舞风:

六点多钟,天就黑了。办公楼里空荡荡的,拢着一片静寂。放眼望去,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次第亮起,烛光般地闪烁着,像是某种温暖的感召。而怅惋之情如夜风,跟随着我在长廊上徘徊。

夜幕静寂中的怅惋也是一种疼,是种钝钝的,落寞的疼,似潜伏已久的一种空茫的相思情调,被夜色唤起,被夜色中远处温馨的灯火唤起。感伤便像只正待寻觅枝头的鸟,在这样敏感夜里,悄悄地遁入空中,将夜色布满……这好象是份很压抑的惦念。

伴着些许感伤,于怅惘之中所幻化的影子,忽而模糊成了一片,没了踪迹。清晰的记忆就这样,随着夜雾聚拢来,而后又随着夜雾飘散了。这是种迷离,而我无奈于这样的迷离。

别过视线,楼下的酒廊人影恍惚,有光亮,有温馨的晃动,我收拢了目光,走回清冷阴暗的房里。旋即,水样的波纹漫过肌肤。

夜晚来临,房里的东西只剩下轮廓了,懒得开灯,懒得关冷气。信手拈起搁置已久的烟来,点燃。看着烟头上的火一闪一闪,暖暖的,像亲密的低语。

也许我就是独爱这凉凉的贴切,也许我的温暖只存在于烟火一闪一闪的想象间吧?故此,我早已习惯在冰凉与黑暗里,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伴着夜色,慢慢没入这样一种微酸的沉陷,让那份久匿于心之深处的情感,伴着缭绕的烟蒙袅袅地泛起,有些亲切,有些孤单,有些疼痛,也有些温暖……

按说,一篇小序是不能引人家一整篇文章的,但我却无法删去她的任何一个字。这就是冰笛的文章。

在我的记忆格里,一直是记着她一组叙写江南某个地方旅游生活瞬间的。那嘎嘎踏过雨水浇洗过的清石板长路的足音,几年来让生活在浮尘中的我等一帮文友一直记着那曾有的生动——那是一个清丽的女子行走在寂寞的长径中孤独的足音,那是一个餐风饮露的画中人物在落英满道的山之坡上的曼妙背影。按说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过来的几代人似乎都曾在哪里遇见过的这样清丽的女子的,或者是在江南的腊染里,或者是在维扬的水墨中。但是,这样的印象一定会在读了冰笛的文章后有所刷新。

       

冰笛的文字,有着很强的旋律感。她曾有过一篇文章,好像是《将自己听成音乐》,读她的散文,还真可以有这份音乐的感受。行走在她所播种的田园的垄坎上,可以“将心情染绿”,也可以在“风中共舞”,还可能“蓦地陷入一种落寞”。她的一颦一笑,都可以让你生出类似于旧文人的纤缱之感来,即使你是个武夫。

没有见过冰笛本人,但从博文上见过她的照片,有一种让人安详的美丽,可以同时叠现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春风惠人幸福指数一类的成语大意,是那种望一眼而难以忘却的人。所以冰笛在网上,一直是特受呵护的那种。网上骂人的多了去了,但到冰氏园地里,都仔细着自己的言行,以免露出了自己的粗俗。看来,美丽也是一种力量。冰笛的情绪常在文中有些微的流露,或忧伤或喜悦或心如草原放飞春筝或情如孤城独享寂寞。但你都可以从中感受到她的那一份高洁。有一位朋友曾感叹说,冰笛的哭泣都是优雅的,所有经过她键盘敲打出的文字,都带着她所特有的温文尔雅,给人的是一种类似于丝绸般的高贵与质觉。

其实,这都只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中一定有误读冰笛的成分。但是也由此可证,美丽,有时候确实是一种力量,它可以改变很多,包括你看待世界的眼光。读冰笛的文字多了,你一定会有一颗宽容的心,有一颗感恩的心,你的心会慢慢地温润起来,爱周边的一切,爱路边的每一丛花花草草每一个大小顽石,这就是冰笛文字带给我们的享受与改变。

认识冰笛真好,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认识她。

                                           2011年3月16于北京香河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