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浏阳的死伤悲情与花炮节晚会的媚魅与铺张(之一) 打印此页

浏阳的死伤悲情与花炮节晚会的媚魅与铺张(之一)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2011-11-10

 

浏阳的死伤悲情与花炮节晚会的媚魅与铺张

作者:一清

 

我不得不出来说说有关浏阳花炮以及花炮节的事情了。

刚刚,浏阳落下了“第十届中国(浏阳)国际花炮节开幕式晚会”大幕,紧接着浏阳又传来了让人惊心的爆炸声。

据湖南《潇湘晨报》以及中国新闻网报道:

昨(6)日上午,浏阳市沿溪镇一烟花材料厂发生爆炸,截至傍晚7时,事故共造成2人死亡。事发的烟花材料厂位于沿溪镇大光社区,据当地居民介绍,这是一家专门生产火药的厂子。黄先生在离该厂2公里外的地方做生意,昨日上午1035分许,黄突然听到了三声巨响。赶紧跑出门后黄发现自己店铺的玻璃门被震碎,铝合金门窗也被震得变形,客厅地板也开裂了。据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介绍,事发地为晾药工房,该工房发生爆炸后,周围的厂房也受了牵连。经过清理现场,发现2人死亡,到傍晚7时,暂时有150户居民房屋不同程度受损。

百度一下“浏阳爆炸”,下面就会出现一连串红色的字样,打开这些链接,朴面而来的那些案例让你会感悟生命消失的沉重,那是一串串悲伤的故事,是由鲜血写成的红色警告。在第十届中国(浏阳)国际花炮节开幕式之前的417日大瑶镇李畋村,亦发生爆炸,也是2死一伤。真要再往前溯,似乎没有必要,翻捡出太多类似的数字,做人做事就显得不厚道了。

今年417日的爆炸发生在花炮始祖李畋的故乡——李畋村。但这样的死亡故事没有让浏阳花炮节晚会组织者停止他们操办更大型庆典的安排,在1019日的超豪华晚会上,李畋还是作为最隆重的艺术形象出现在花炮节晚会的安排里,让歌舞演员们歌颂他为浏阳带来的千年福祉。

浏阳这届晚会的主题是:十届、百亿、千年。百亿是指浏阳花炮产值过了百亿元大关。当然,如果这是一种事实,定然是让人欣慰的。有几分让人失落的是,当作者在花炮节开幕式之前走近那个即将上演超出2000万投入的晚会演出现场时,其寒酸与破败,实在无法让人想象这个县级市钱袋的充盈。

但另一方面,晚会用来预算的帐目是一清二楚的,即用于晚会操作的费用分两部份,一是不少于700万的真金白银支出,这笔钱将要用来付给包括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文清,以及文清见着面后自己腿脚都打哆索的一些港台歌星,比如梁咏琪啦、李宗盛啦等一些演艺大鳄。还有一部分是由各个花炮厂家出资(以花炮产品相充抵)的绝不少于1800万的花炮产品。因为浏阳花炮节的晚会,按一直主持这一工作的经验十足到连晚会主持词都要亲自修改不修改不足以表明个人追求与性格的市委副书记付先生说,是要用花炮点亮浏阳的山水。浏阳花炮燃放平台对面的山是没有多少梭角的山,真要点亮,一定要这么多钱来垫充,否则晚会必定失败。所以,1800万全用在包括这个地方在内的气氛铺排了。

真豪气啊!

浏阳的晚会看来是成功了!成功的标志就是请来了包括香港演艺名星在内的一大堆能吓着主办者自己的人。之所以是“吓着”,不是空穴来风,不要说浏阳这些操办人,就是主持人都被“吓”着了,以至于腿脚打软。谓予不信,我们不妨来看看下面的细节。

晚会文学脚本是整个开幕式筹备期间,经三次由市委付书记主持讨论并定稿的。晚会中有这么一段,香港歌星梁咏琪上台唱一首叫《花火》的歌,三稿定稿的规定串词内容是:

(女)激情似火,美丽如虹!浏阳河畔的热情燃放,点亮了劳动者收获的喜悦与笑容;(男)歌如潮,舞若风,在这光影的辉煌里,我们体味了每一次绽放的浪漫与感动。(合)在风里,在雨中,在花火交织的彩色梦幻中  (女):柔情、美魅、朦胧……

按约定,这时的情景是烟花升腾,梁咏琪《火花》声起。但到了女主持人文清的手中,大腕如文清者便将串词改成了如下样式,十足的一个“娱乐到死”套路——

男主持人安琥:哎,多美啊,刚才的演员们在充满浪漫,但是又微冷的凉水里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表演。

女主持人文清:刚才的那个水系还好好玩呐,我们还生怕(那水)溅到身上了哩。

安琥:但是今天晚上我们既有烟花璀灿的升空,又还有相当多的来自我们两岸三地的名星们将会立莅临到这样的一个舞台上面。所以,我们今天首先就是要欢迎来自香港的梁咏琪小姐。

文清:来,我们欢迎琪琪,梁咏琪。

梁咏琪:各位朋友你们好。哈罗哈罗你们好。

文清:大美人。

安琥:大高个。

文清:名模啊。

安琥:可不是吗。

文清:来来来,大家掌声再次响起。

梁咏琪:谢谢你们。

文清:哇,哇——

梁咏琪:很高兴看到你们,你们大家好。

文清:哎,有句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哎,我知道梁咏琪最近有件天大的喜事。我们大家要不要祝贺一下?啊,啊?要亲口证实一下好不好?

梁咏琪:哎,要谢谢大家祝福我。最近结婚了。

安琥文清:啊啊啊?哈哈哈。

文清:啊,新婚快乐。而且就在这个月,对不对也?

梁咏琪:对对,刚刚在这个月初。

文清:哎哟,恭喜恭喜哟。

安琥:正沉浸在蜜月期。我想问一下梁咏琪,结婚的时候,天空上有没有放烟花呀?

梁咏琪:嘿嘿,我觉得呀,当然不可能说我什么时候都能有烟花。但是我觉得烟火这种东西,随便什么时候在心里面都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绽放嘛,对不对?

文清:哎,对对对,而且最好你绽放的是浏阳烟花。

安琥:是,就像我们梁咏琪有一首歌叫做《花火》。

梁咏琪:对。

安琥:唱的虽然在那一瞬间就会消失,但是梁咏琪会留给大家最灿烂的一面。

文清:对。其实啦,我跟琪琪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两次的哪。我很想跟琪琪探讨一下,就是琪琪你选择这个丈夫或你的爱人,你觉得你,他怎么样才能跟你插出爱情的花火呢?

梁咏琪:我觉得啊,就真很像一首歌一样。

文清:嗯。

梁咏琪:其实,喜欢一首歌,其实是看缘分。嗯,在那个时候,你在电台听到一首这样的歌。

(安琥深度鞠躬表示认恭维)。

梁咏琪:在那个时候看到一首歌,那样的演唱会。然后刚好那个时候的心情跟歌词的内容正好又非常的配合,那你的心情就正好要唱这首歌。那我觉得,人跟人之间的感情,跟听一首歌的感觉也是非常的吻合。

文清:对,说得太好了。

安琥:是的。

文清:好,那我们就衷心地祝福琪琪梁咏琪和他的亲密的爱人能不断地碰插出美丽的花火。

安琥:是的。很早前唱花火的时候,我现在唱花火的时候。

梁咏琪:嗯。

安琥:应该是完全不一样的,也充满了幸福。

文清:哎。

安琥:来,我们用掌声来欢迎琪琪带来的这首《花火》。

文清:来。有请。

梁咏琪:哈罗,你们好,送给你们这首歌《花火》。

……

这一绕,由台本给出的几十个字,绕出了一千多个字来。本来主创者追求庄重的晚会,变成了什么“琪琪”(听起来都肉麻)、“大美人”“大高个”与“亲密的爱人”“插(擦)出了花火”这样烂词的堆积。真够损的:这浏阳的花火原来是梁“大美人”夫妇们这样“擦”出来的。主持人可能没想到,下面还坐着党政各类要人哩,不知他们听了这一段“擦出来的花火”后是什么感觉,受不受用。堂堂一个前央视主持人(晚会中文清一再声明自己是“宋庆龄”),怎么见了一个港台演员,连骨头都酥了话都说不圆溜了?

媚魅从来就不是个好东西,如果将之引为恶俗,那就应该受到谴责。

当然,谴责来了,但来得有些重,那就是随着糜费2000多万浏阳花炮人的巨量资产付出迎来的落幕声响,浏阳沿溪花炮厂的爆炸,在这个产业的死亡名单上新增2个亡者魂灵和150户居民房屋受损的惨痛记录。

浏阳花炮到底有多大的利润呢?其实,背后的故事是很悲凉的。浏阳本地的年轻人都不在本地从事花炮生产,因为所得到的太少。只有那些不便外出的、或者年龄较大的、或者文化相对较低的人才会在这个行当就业。这样的无奈表明,这个行业的利润是很低的,绝不像浏阳花炮节包装所表现的有那么一份的收入奢华。如果有,相信善良的浏阳本地老板也不会将本地的优秀青年都推到外地去打工捞生活。由此看来这个行业利润并不是那么的诱人,花炮厂只能通过压低工价来支撑生产。正是因为经营链上的这不如意那不如意,才有不断闻听的浏阳爆炸随烟火飘飞的伤心哭声。

上面文清们以及参加这台晚会的各路嘉宾是肯定听不到这种哭声的,不然,他们也绝对不会将台词如此恶俗地延长再延长,这似乎与他们将要从这台晚会上拿走的现金多少有关,否则,你实在无法想像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说,有人一个晚上在这里胡咧咧几句就会让一个花炮厂全年的收入进了某些名星们的腰包,千万别以为这是天方夜谭。

就在本文将要发在博客上的同时,即1110日上午,听说浏阳市与花炮节有关的各局成员当然也包括辛劳的个别领导人还聚在一起为庆祝这台晚会的成功举办而举杯“总结”。这就表明,5天前浏阳发生的伤亡爆炸于他们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或者认为死亡人数只要不超过国家规定的“重大死伤”人数,比如十人以上,就不会影响当地的干部作举杯相庆一类的盛事。这不免让人愕然且叹惜。

我想,浏阳花炮作为浏阳的地方产业,让它放弃生产,这不现实,因为它解决了很多浏阳人的生计问题。但是,能不能让浏阳花炮节这样的“节”永远停止,或至少停止那天文一般的糜费,这应该不难。包括让浏阳的某些书记们也不要专管花炮节的台词修改了,真的,几十个字改成了一千一百多字的婆姨式的鼻涕文字且媚俗得让人心里发慌,这应该不能算你的成功,你还有比这个更重要得多的事情要做,比如爆炸了的花炮厂的后事处理一类。

我倒向浏阳市委主要领导建议,明年,假如一定要办这样的“节”,逐年将花炮节晚会的费用压缩一下何如?1500万行吗?1000万行吗?虽然这样的一个数字可能还是需要十数家花炮厂一年的总付出。

 

(一清:中国名博沙龙主席,互联网中国网民年度关键字词评选专家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