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长沙切分改革蛋糕 不忘革命烈士后代 打印此页

长沙切分改革蛋糕 不忘革命烈士后代

http://zzgsxzxg.blog.bokee.net    2011-11-16

 

长沙切分改革蛋糕 不忘革命烈士后代

作者:一清

 

真得好好地感谢一下南方系的造谣专题引领,得以让我一气之下写了篇《南方系,不造谣毋宁死!—评“南都网”的所谓“对赌乌纱”专题》,并进而使得我有兴趣与机会对全国县域经济十八强的长沙县一览子情况作进一步的了解。这一了解,让我看到了一片新天地,正像去年,我们去革命老区临沂考察一样,当地所发生的变化作用于我们的感觉是:震憾。而今的长沙县,让我再次有了类似的感觉。

 

长沙县,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

长沙,一个内陆省份的县,人口不过70万,但他们的经济发展已经连续7年保持17%以上的增速了。今年110月,该县累计完成财政收入102亿元。按此速度,年底达到120亿的目标看来不只是憧憬。这样的数字,这样的进步,真让人感叹不已。

前些时候,以广东为代表的南方区域与以重庆为代表的西南区域爆发了“做蛋糕”与“分蛋糕”的争论。这个争论引起了全国网民,包括思想界、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中国的改革发展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程,按说,蛋糕也做得够大的了。但为什么多数人都是端着碗吃海鲜,放下碗骂大海呢?实质上就是个分蛋糕的问题。多数民众觉得他们没有能享受改革开放的红利,蛋糕分得不太合理。正是在这样的一种社会背景下,重庆的薄熙来书记和王奇帆市长才提出了“分蛋糕”的问题,也就是在科学发展观下如何向广大人民群众合理地分配新增财富问题。这是个牵涉到社会公平、人人共享的大问题。

这场讨论目前还在网上火热地进行着,重庆的民生计划也在一轮轮地制定着。有更多的网民在期待着重庆实践进程的每一步。但是,我们却没有想到,有关“蛋糕”的分法,长沙县正在以他们对历史、对人民负责任的方式,在真探索并践行着。

长沙县太小了,因而他们的实践没有能吸引更多关心的目光,反倒因了他们前进速度,以及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和每年前行几位的国家进步排名,将一些地方感到了不舒服,非要置这样的一个县于舆情不利之境,比如南方系最近所发动的对长沙县的围剿,就是些例。

但长沙县不为所动,也不为之所乱。“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是小平同志的教导。长沙县坚持将每年新增财力的70%用于民生,坚持分好蛋糕,让人民群众享受发展成果。今年19月,长沙县的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城乡社区事务、农林水利事务等各项民生支出同比最少的增长了14.73%,最多的增长了185.19%。目前,该县全县居民养老保险实现城乡全覆盖,医疗保险实现城乡统筹,“新农合”县级配套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28元。长沙县已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有关该县各项民生数据,此不详说,单说他们对于革命烈士后代照顾一事的所谓“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这事听起来无不让人觉得温暖,相信长眠于地下的革命烈士的灵魂也会有所感应。

 

分蛋糕,没有忘记革命先烈

中华民族是一个感恩的民族,在我们的文化中,就有“感恩图报”“恩重如山”“恩恩相报”这样的传统。因此,在对于先贤先烈的尊重与祭拜上,一向表现的是“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这样的善行与“感恩载德”“恩山义海”这样的德义追求。

但是,在几十年的利益运动中,一些地方和一些人,忘了根本,负恩昧良,让人心生失望。前天(20111112日)网上有贴图与文章称,广西南宁“靠近邕江”的一个“坡地”上,有成百个抗战老兵的墓碑被人弃于垃圾之中。曾任《瞭望东方周刊》总编助理的孙春龙“跪求当地政府出面,让英魂安息!”。这样的新闻听了不免让人心生寒冷。一个对先烈都不能保持基本尊畏的地方,是要受到后人谴责的。近些年来,我们看到、听到了很多有关烈士及其后代缺少关爱的事,中国名博沙龙云南评论员志诚大兵为此还有专栏博客为之呼吁。但这些年来,有关革命烈士及其他们后人的照顾,都没有能放在各地党政领导的办事日程上。这不免让在唏嘘之叹

至诚大兵在他的博客中谈到了影片《高山下的花环》中的英雄人物梁三喜生活原型王发坤的遗属李金花的境况,读来让人落泪:“王发坤是他们团最不应该牺牲的人,然而他却永远的倒下了。他走了,给年仅26岁的妻子李金花留下的是一身债务、两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件要她再嫁时送给新夫君的军大衣。面对李金花满脸的皱纹和满头的银发,谁能相信这就是英雄50多岁的妻子?面对房中光线灰暗、墙壁黢黑、连一件像样家具都没有的茅草屋,谁能相信这就是共和国忠魂的家?”从2008年开始,至诚大兵就一直在为革命烈士的后人、遗属的权利奔走着,零星地取得过一些成绩。但是,这样的诉求距离放到一级政府工作计划及安排的台面上,看来还有很多路要走。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湖南的长沙县,有人这样做了。而且做的还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组织、一级政府。这个地方政府将这一样的一份“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放到了全县共产党员的面前,并提请所有共产党员都能想一想今天的成功和过去先烈们的付出。

本文作者一清百度了一下这个“计划”,很快就找到了一段视频,(http://tv.people.com.cn/GB/150716/152577/152587/15055807.html),得以了解了很多的情况,特别是在最近长沙县的党代表会上,385名党代都须有对此话题的选择表达。关心革命烈士后代,钱不在多少,态度决定一切。只有每一个党代表都能有此类的思考,才会在接下来的“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的推进上有所作为。这样,党代表大会上就有了结果,现场捐赠了近25万元,作为红色关爱基金。

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说,就党员而言,这是交的一份特殊的党费,通过这样的行动,传承红色记忆,也表达我们“不忘本来”的努力。

长沙县没有让群众去作这样的捐款,但作为党的干部、特别是作为党的代表,表达对革命先烈的怀念与尊重,这是作为县委负责人在新的情势下应该作的事。正像当年在战壕中把身上的最后一颗粮食拿出来救助伤员是一样的义举。在谈到长沙县之所以如此作为时,县委书记杨懿文说出了他的内心话。他说:长沙县也是革命老区县,双江镇、金井镇、高桥镇等北部偏远乡镇是著名革命老区,仅双江镇就有革命烈士289名。建党以来,涌现出了一大批革命烈士,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我们当前安定祥和的幸福生活的建设环境,这是我们必须永远要记住的,也是作为后代的我们将要永远感恩的必选动作。部分革命先烈后代由于疾病、意外事故、生活技能缺乏、居住位置偏远等种种原因,至今家庭条件较差、生活依然困难。饮水思源,感恩反哺,为帮扶革命烈士后代,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生产生计问题,与城乡所有其他民众一样共享发展成果,过上幸福美满生活,长沙县才有了这样的计划安排。这样的关爱虽然来得迟了些,但是,还是值得认真去做。毕竟,长沙发展了,蛋糕也做得够大的了,我们在切分这个“蛋糕”时,千万不能忘记了曾经为革命付出了一切的革命先烈们。他们虽然享受不到了,但他们的后代的幸福是我们要时时记起的。

话语一份三春暖。

长沙县说干就干。目前,长沙县财政已为“烈士后代幸福计划”投入500万元,对革命先烈的后代实施“助学、助医、助居、助创业”四助帮扶计划。现在,长沙县革命烈士后代家庭贫困的学生,每人每年可享受3000元至4000元助学津贴;烈士后代无房、危房户,每家可享受3万元至6万元/户的安居补助。杨懿文还告诉媒体:“烈士后代们在大病救助、创业方面都将享受到优惠政策。生活长期困难,无固定经济收入,人均年收入不足全县平均水平三分之一以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烈士后代,每人每月还可享受不少于220元的定期补助。”

 

长沙县给全国党政干部上了一堂课

长沙县的做法,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即怎样重新认识和回报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付出了鲜血与生命代价的革命先烈?怎么样才能让他们的英灵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慰?那就是我们今天活着人,应该好好地珍惜今天不忘昨天,好好地记着先烈们的付出代价,好好地保卫和建设我们今天的这个国家。

由于先烈们为国家捐躯了,他们的遗属在各个方面确实遭遇过与其他人不同的人生故事,因而表现在生活方面,有着更多的困难,加之革命烈士的家人住处一般都是比较偏远的山区,他们的生活环境天然比其他地区要恶劣,各种困难都是他们天天面临的问题。他们是一批需要得到社会特别关照的对象,社会也应该给他们以特殊的照顾。当然,这样做,可能有一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会说这是搞特权,给他们以特别关就是剥夺另外人公平的机会。“公知”们就是一帮黑了良心的主,因为他们认为新中国根本就没有必要建立,因而为这个新中国建立付出了生命代价的人,自然而然就没有什么值得记念的。正是这样的一种逻辑与荒谬,那些“公知”们连毛泽东牺牲在朝鲜的儿子都肆意的遭蹋。还有的髦耋老“公知”居然就否定新中国建立的意义,认为要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也是1945年的事,并且攻击和污辱毛泽东以及所有的革命先烈。让这样的人去承认革命先烈、关心革命先烈的后代,那是与虎谋皮,根本就没有谈论的空间。但是,作为共产党人的传承人,作为获得过“站起来了”尊严的后一代,我们一定要记得先烈们的付出,没有他们,就没有共和国的今天,就没有今天这个民族强大地挺立在全世界面前的伟大地位和尊严。

刘云山在《文化自觉 文化自信 文化自强》一文中指出,我们要“不忘本来”,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他在“不忘本来”一节中阐述道:“党领导人民创造的革命文化……应当倍加珍惜。我们党领导各族人民在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践中,创造了鲜明独特、奋发向上的革命文化。从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到雷锋精神、大庆精神、两强一星精神、北京奥运精神、抗震救灾精神,这些富有时代特征、民族特色的宝贵财富,不断实现着中华文化的再生再造,为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推进文化建设奠定了坚定基础。”这里,云山所举的从井冈山到抗震救灾,更多的说的是一代又一代人在革命文化传承与创建上的贡献,其实,这何尝不是对这一代又一代人的付出所作的高度肯定和评价呢?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因此,云山特别强调的就是“不忘本来”。刘云山在讲到这里时,笔锋一转说,“现在,有的人以所谓重新评价为名,搞历史虚无主义,认为革命文化是‘过去时’,今天讲革命文化没什么意义,随心所欲地戏说历史、消解红色经典,对英雄人物、历史人物进行颠覆性评价。这是对历史的歪曲,也是对文化的亵渎。应当看到,在中国人民艰辛革命历程中形成的革命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凝聚升华,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伟大创造精神的生动体现。不论现在还是将来,革命文化都是激励我们不懈奋斗的强大精神力量”。从这里可以看出,革命文化于我们今天的价值和意义。长沙县委县政府的“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不仅是对革命文化认识把握上的高度自觉,更是“不忘本来”“倍加珍惜”革命文化的实际行为。这是一种懂得感恩的表现,是一种尊重历史、尊重革命文化价值的有效作为。长沙县把尊重革命文化做到了尊重历史、感恩先烈的程度,是值得国人们高度肯定并为之效尤的。

云山作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最近有新文章,要求全国所有的党员,要不断地敲打自己,要时时刻刻问问自己“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在这份“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面前,我觉得长沙县委和县政府的公职人员很好地表现了他们对自己“敲打”的结果,那就是他们很好、很明确地回答了“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这样的一个大问题。在“三谁”面前交了一个好的答卷,也以实际行动向全国讲了一堂很好的“三谁”公开课。

 

后续故事  让人欣慰

“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共分为四个内容,一是“助学”计划(前已述);二是“助居”计划:对烈士后代无房、危房户,视具体家庭情况给予3万至6万元/户的安居补助,帮助实行住房新建或旧房整改,对于无人照顾的孤老烈属后代,全部接到县光荣院由政府集中供养;三是“助医”计划:对革命烈属及后代全部免费纳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加入农村免费门诊,对身患大病的对象,在民政同类大病救助的标准上,每人、次提高救助标准50%,特别困难的将全部减免医疗费用;四是“助创业”计划:对于烈属后人自主创业的,将减免一定比例税费,对于生活长期困难,无固定经济收入,人均年收入不足全县平均水平三分之一以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将长期帮扶,每月给予定期补助220/人;各乡镇机关和联系乡镇的县直机关单位结对帮扶23户烈士后代困难家庭,采取多种形式帮助创业脱贫。

这是一份多么详尽的关爱计划啊!长沙县将“关爱”立即付出实施。据统计,长沙县建国前牺牲的革命先烈 594人,全县目前共有建国前牺牲的革命先烈的子女42人,孙子女255人,丧偶的儿媳16人,共313人。其中住房情况系无房或危房的有93户,需要进行建房补助的有91户,需要进行生活补助的有62人,需要进行定期救助的有121人。“助学、助医、助居、助创业”将主要围绕这些革命烈士后代展开。革命老区双江镇,已知的革命烈士达289名,现全镇共有烈属家庭175户,其中大部分已解决温饱问题,基本实现小康。目前任生活和住房情况困难的特困烈属家庭23户,占烈属家庭比例的13.1%。“幸福计划”将着重帮扶那些生活和住房困难的特困户。

又:在双江镇以吴文炳烈士墓为基础,新建烈士墓园,并把全县零散的140座烈士墓全部迁移至烈士陵园,以此纪念长沙县北部地区为共和国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烈士。

 

长沙县的“革命先烈后代幸福计划”感染了很多人。20118月,许光达大将之子许延滨将军回乡考察时,当听说长沙县“改革蛋糕分配不忘革命先烈”的故事后,非常感动,说为这个计划出力,也该算上我一份,许延滨当即捐献出1万元,以表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