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一清:《中国家书》之四 800亿的再次提问

 

 

800亿的再次提问

——中国家书之四·致山西省新任检察长的一封信

一清

山西省现在的新任检察长是谁,我不知道,因而我这封信只能写成“致山西省新任检察长”。几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815日,我写了封信,《800亿的问号——致山西省新任检察长王建民同志》,那时候写信,是因为王刚刚履新,网上传闻着这位干部是个好同志,因而便提笔成文。现在的山西检长是谁,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我总是对检察系统的干部保持着虔敬之心的,因为他们是政法战线中挺靠谱的一支队伍。

快三年了,我今天再次“问号”山西800亿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心里不免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一则是因为几年过去了,这个问题似乎并没有让山西省沁水县常年奔走在维护国有资产平安的多达数十人的“护国产”队伍停下他们上访的脚步;二则是一清感喟于一介文人的无力与无奈,人微言轻,在凤凰网上流量数万的访问与声援,没有能获得应有的一声回应。当然,我不需要谁谁给我一个什么礼节性的答复,比如像“人大”处理委员们的提案一样,恭恭敬敬的,说某某委员你好,你的提案我们收到,我们会在最快的时间里将处理结果告您云云。我以为,最好的回答,就是对于沁水县几百位干部和普通民众从2002年到2012年这十年里为了求得“谁来呵护国有资产”这样一个问题有个明确的答复。

我这里写信给山西的“新”检长,并不是要否定我2009年原信的收件人建民同志,我知道,正是由于王同志的在这一问题上的巨大作为,才使得围绕在吕中楼身边的一批贪腐官员纷纷落马,如山西省晋城市政协副主席、原沁水县县委书记申会,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王有明,沁水县政协主席、嘉丰镇原党委书记马刘勤等等分别受到调查、党纪和国法的惩处。所以,我对王建民同志是报以尊敬的。今天之所以再次提笔写给山西的“新”检长,是因为“除恶未尽”,正如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同理,所谓除恶未尽啊。为何这样说呢?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是:围绕在鲸吞国有资产800亿的首席人物吕中楼身边之喽罗贪官们都纷纷落网一一归位于他们该到的地方去了,为何首席人物“吕中硕鼠”却逍遥法外,至今并未到案吐脏呢?——所以,我这信便只有接着写,因为我对中国的检察系统是很信任的,我相信,他们一定是碰到了什么难处,只是暂时没有动手。“暂时没有动手”并不表明他们会放过任何一个侵吞国家资产的人。

还有一个写本信的原因,这似乎与检察长没有关系,但细细想来,又多少挨得着那么一点点。我看过网上发布的沁水县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第八届中国共产党山西省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届山西省人大代表潘新建”为代表的包括“原沁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法聚为代表的39名老干部老党员”以及沁和能源公司520名职工在内总计560人的实名举报信,个个都是指模呈现,义正严辞。那一份的悲壮,让人感喟于中国百姓爱国的那一份深沉。正是从他们的信中知得,那位鲸吞了国有资产达800亿之巨的吕中楼先生,居然在“不客气”举报者方面一点也没有收敛,间歇着向举报人发出死亡威胁,声言拟用汽车撞死举报者及其家属。有关他的这个“死亡威胁”是什么时候给什么人发的,我并不清楚。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那就是这样的威胁也曾在博友们的身上出现过。要说清这事,还得从三年前我为什么写《800亿的问号——致山西省新任检察长王建民同志》那封信。当时,博友中有人写了揭发和批评吕中楼侵吞国有资产的文章,很快就接到了死亡威胁电话,让其知趣一点,“不然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我是在这样一种气愤中奋而写下《800亿的问号》的。我当时只是想,你就威胁吧?看你能在法制社会的中国能威胁死多少人。因为有三年前的记忆,现在沁水县的揭发信之提到死亡威胁,我是有理由相信的。

当然我还相信,吕中楼这位号称“博士”的“儒商”,其智商并不高,就在吕的案底将要大白天下时,吕还干了些另外一些实在算不上高明的事,那就是为了转移公众视线,不惜动员网络推手,进而发展到豢养网络黑手,大势散布谣言,中伤举报者。吕先生的这一着应算是险棋,险棋有扳局的便利,但险棋毕竟也“险”,弄得不好,自己就会扳到一个应该去的地方了,那才叫险呐。因为,在你的身后,有着560双执着地一直盯着你的眼睛,那就是沁水县十年举报永不放弃的国有资产维护者潘建新等人,还有忠诚地守卫着国有资产的山西政法队伍,包括我现在还叫不上名字却在给他写信的山西省人民检察院的“新”检察长。我相信,接手王建民同志的“新”检长一定也是个敢查敢纠的正义之士。

山西的“新”检长同志,从沁水560名实名举报者的信中我们得知,你们可以扳得动那些助恶于吕鲸吞国有资产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我们也同样相信你们一定会将“首席人员”揖拿归案,因为这是人民给你们的重托,这是老百姓期冀于你们的厚望,这也是我国法律赋与你们的权责。我希望这是最后一封写给山西省检长的信,我希望在接下来不久的将来,能有机会代表十年来一直奔走于举报途中的沁水560位实名举报者写来一封对你们的感谢信。我相信会有那一天。

还是以上次给王建民同志信的结束语来作为本信的结束语:山西的“大槐树”不仅是山西人民的根,也是我们所有华族的根。想起老槐树的山西就有一种亲近感,家园情,不管你身在何处,都有着一份牵挂。“新”检长同志,你能理解我们的这个心情吗?

礼!

 

                                于北京东城区

                                   201261

 

2009年给山西省检察院王建民检察长的信:http://blog.ifeng.com/article/3059393.html

 

中国家书之一:给香港社会的信

中国家书之二:雷锋是中国人心中的一尊菩萨

中国家书之三:“中西药战”在归真堂打响

中国家书之四:800亿的再次提问

分享到:

上一篇:香港慈善:龚如心的生前愿望会落空吗?

下一篇:一清:中国家书之五:韶山一号工程的六

评论 (3条) 发表评论

  • 左东林
    左东林 : 好久不见,特来拜访。

    2012-06-28 11:50

  • 闲砚
    闲砚 : 祈愿平安!

    2012-06-26 17:35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