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三“谁”面前,莫可回避——再聊《为了谁 依靠谁 我是谁》的话题

 

三“谁”面前,莫可回避

——再聊《为了谁 依靠谁 我是谁》的话题

作者:一清

八月份写的那篇《文风回归,从部长做起——读刘云山〈为了谁 依靠谁 我是谁〉一文随感》在各网站发出后,有较好评价,一些网还推到了首页头条位置。让俺心窃喜我心飞翔,不知是我文写得好,还是沾了人家部长的光,反正有光沾的事,大家一起都沾点吧,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有朋友说,《为了谁 依靠谁 我是谁》有点返朴追真的味道。我也这么看。想想1926年前后的毛泽东,在外头几多风光,官都做到国民党中宣部代部长了,但到了韶山,那些个老乡,楞是一口一个石三伢子,顶多也就喊个润之先生,而毛泽东则乐呵呵地一一应接着。因为毛知道“我是谁”,不就是韶山冲里读了几句书然后走出去的一个韶山人么?

明白这些道理很有意义。毛这一辈子都没有忘记过这样的道理。所以,他总是随时敲打着各级干部,特别是一些高级干部,让他们明白,“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也中间生根、开花。”

上面的这一段话出自《毛主席语录》第235页。而这本《语录》是我前些天在北京朝阳香河园旧货市场淘换来的。书已经很旧了,但里边的思想可是一点都不旧,本质上的东西没被时光给淘换掉。所以,经过三十多年的利益运动后,我们走了一大圈,也换了一茬又一茬的新衣,从中山装而西装,从西装而休闲,光鲜也光鲜过了,潇洒也潇洒过了,山珍海味也尝过了,并且发现可口可乐也就那么个玩意儿,原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哩。还有肯德鸡,当洋品吃了半天,后来闹了个明白,就是个垃圾食品。其实,我们还是我们,还是流着中国人的血,还是承着父辈的基因,我是谁?我是中国人。

云山的三“谁”之问,不是问民的,而是问官的。这一连的三问,提得有点好。要说“为了谁”这样的问题不是早就解决了吗,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就是因为解决好了“为了谁”的问题,这才有了这一番江山大业之成,才有了当年西柏坡“进城赶考”的机会。是的,确实“为了谁”的问题是早就解决了的,包括党章里也有过鲜明的表述: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民”。但是,这些年来,我们就一直这样跑啊跑,跑着跑着有时候就不知道跑的目的了,为了谁的事也记得不那么清楚了。真该问一声“为了谁”了,否则,“跑”是为了什么呢?

去年,去了一趟山东临沂。临沂所做的一切,颠覆了我等对老区的看法,它让我们震憾。晚上,还看了一个电影,叫《沂蒙六姐妹》,看着看着,眼泪便流下来了。电影记叙的是解放战争的一个片断,在战斗危急时刻,在冰冷的河水中,是6位姐妹用她们的肉肩搭就了一坐通向河对岸的浮桥,一个团的解放军和他们的辎重,就是从这样的肉肩上通过了……看电影时,心就这么揪着,这就是当年共产党为什么打下天下的原因啊,这般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它无法不胜,也无法不让你泪流满面。从那场战争到现在,风过去了,成了昨日的白云,雨过了,成了今日的乔木荒草,细节与生动,一一成了历史纸堆里的易碎残片,但我还是希望我们的一些干部,能把那电影找来好好地看看。看过后,就该知道“依靠谁”的道理了。

“为了谁”、“依靠谁”的道理明白了一些,就得问问“我是谁”了。当然各人有各人不一样的问与答,比如象一清这样的人要问,回答是:我是中国人。这看起来没有多少意义,其实,往深里细究,也不全然。有那么一些人,真就不知道自己是哪国人了,一天到晚全从那几个行将破产和日落西山国家的垃圾桶里翻捡点洋玩意儿,楞是把自己当成西人了,当成西方人特别看重的“公共知识分子”了,这样的人,对“我是谁”的回答,估计靠谱的不会太多。算了,对一个不知道“我是谁”的人说道这些,等于鸡与鸭对话,横竖不在一个话语体系里,也就懒得再说。那么,还有些人也得问问“我是谁”,就是各级的干部。当官了,级别越来越高了,不知道大爷第几了。前些年听储波说过一个笑话,说某处长衣锦还乡,当着乡村干部,也是大手一挥一挥的,且不时有“家乡变化真大啊”一类的感慨。估计这官儿一定是不知自己是个什么了。怪可怜见儿的。最近有一位乡镇级的纪委书记,边打人,边说我是纪委书记,这家伙,十足也是个闹不清“我是谁”的角儿,非得赶明儿把“纪委书记”的贵冠儿摘将去了,才能弄明白“我是谁”的主。

唉!

还是云山说得好,弄清“为了谁”,才能找准目标方向;弄清“依靠谁”,才能找到力量源泉;弄清“我是谁”,才能把握自己的定位。三个“谁”之问,直逼心灵,莫可回避。

 

分享到:

上一篇:看一个正常的话题如何被妖魔化

下一篇:一清书序:常敲打自己,多长点记性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吹落娇红
    吹落娇红 : 如果说为人母者为了谁?很好回答,孩子!如果说为世官者为了谁?更好回答,民!只是这里有多少人多了份错了位的悲哀。。。

    2011-10-28 14:14

  • 吹落娇红
    吹落娇红 :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

    2011-10-28 14:05

  • 闲砚
    闲砚 : 我从刘云山的文章里看到了希望,但想想如今“各级领导”的“太极拳法”,就又感到很悲观。别指望这些领导们会有时间和兴趣认真看这些文章。看看听听父老乡亲们的现状和忧愤,我真觉得焦心。如此下去,还用多久便……唉!说的一套,做的一套,是中国顽固不化的特色之一。如果真的决心解决问题,是不必多说的。看看普京。

    2011-10-12 16:08

  • 卧石倦客
    卧石倦客 : 在“三谁”里头,搞清楚“我是谁?”显然最为重要。

    2011-10-10 22:41

发表评论
验证码